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穿越之独孤皇后_ 第411章 争宠记三:招蜂引蝶-

时间:2021-07-07 18: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佳尔楠小说穿越之独孤皇后 第411章 争宠记三:招蜂引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伽罗蓦地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抚了抚停留在自己肩边的秀发答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太后会突然想见我,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不会的,太后是因为知道你是鲜卑来的,她在宫里待久了,闲来无趣想听你说说外面的故事。”



    



    “这样啊!”还以为是哪个妃子跑太后那说自己坏话去了呢,原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样也好。



    



    之后伽罗便随着杨坚一大帮人到了太后的寝宫仁寿殿。



    



    伽罗一进殿门便招来了许多人的目光。而眼前的椅塌上坐着一个富贵尊容,一脸冷漠严肃的老太太。她上下仔细打量着伽罗,眼中透着不容小窥的光芒,最后才慢慢的缓解了脸上的那摸不可一世的冷漠。



    “瞧这姑娘长得跟天仙儿似得,哀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小人儿呢!这姑娘一定就是皇儿说的栾姑娘了吧!”



    



    杨坚上前两步一拱手浅笑答道:“是的,母后一直说的要见她,皇儿今日忙完了朝中之事便将伽罗带来了。”



    



    太后看着伽罗,老半天都没见伽罗有个什么反应,直到杨坚回头干咳了一声,她才欣然会意慌张的跪倒在了地上道:“民女独孤伽罗见过太后。”



    



    伽罗行过礼后,太后方才显了微笑,一招手道:“好,到哀家身边来,让哀家好生看看。”



    



    伽罗慌慌张张的看着眼前的年迈之人,电视剧里的那些太后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也不知这杨坚的老娘是个什么人物,但愿不要太糟啊!



    



    听到太后叫她靠近点,伽罗谨慎的看了一眼杨坚,见他浅笑默许后,便缓慢的站起身来,走到了那老人的身旁。



    



    “你是哪里来的女子啊?怎么长的这么水灵?”太后一把握住伽罗的手放在了手心,看来很是喜欢的样子,可那眼眸中还是透着一种震慑和冷漠,仿佛伽罗小的连颗灰尘都算不上。



    



    伽罗想了想没多加编构便答道:“伽罗曾经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情,失忆了,除了自己姓甚名谁其他的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伽罗也不知怎么回答的好,便就随意的按照杨坚知道的“实话实说”了。



    



    “是么?”太后的脸色忽然变了,仿佛对这个回答很是不喜欢,一个严厉的眼神投向了杨坚,像是在责怪他带了个不明不白的人回来了。



    



    伽罗捕捉着太后脸上的一颦一笑,一眼神,了解到这个太后并不是普通的老妇人,心眼还是很多的,脸上的表情喜怒无常,怕是不好对付,而且这杨坚似乎对自己的母亲是无语不听,典型的孝子啊!



    



    “哼!老太婆子,摆这样子给谁看啊?以为自己是太后就了不起不可一世了?我还不屑进这宫门呢,若不是你那儿子以李昞的命与我做交易,我才不会把这几这一生浪费在这而你我诈的后宫之中呢!”



    伽罗心里虽说这么想着,可哪里敢在她面前说出口?只是那眼睛不服输的看着太后,将自己心里的不满意与不屑完全表露在了脸面上,她就赌这个太后不是那么两句好话便能疏通过去的主。



    



    这个表情一丝不差的被太后受尽眼底,太后放开了伽罗的手冷哼了一声问道:“怎么?你这眼神好像很不满意?”



    



    杨坚看这不欢的场面为伽罗捏了一把冷汗,却又不知从何插口。



    



    伽罗早就做好了这个心里准备,一脸诚实的答道:“民女不敢有不满,只是太后似乎对伽罗的身份不太喜欢,民女虽说不是什么了不起人家的子女,但也知道清白是不容玷污的,伽罗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自然是心中无愧天地,所以望太后不要只以小定大,便确定了伽罗的不明不白。”



    



    伽罗的话说完,太后愣了好半天,不知过了多久才哈哈大笑了起来,“呵呵,你个小女子真是有点胆识,坦率真诚,哀家喜欢。”



    



    听完太后的话,杨坚深呼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



    



    但是伽罗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她能看得出太后那笑意中一闪而去的厌恶。



    



    这个女人可不比那些妃子,也许还更难缠!



    



    



    



    伽罗一上午都与太后聊的甚欢,伽罗胡编了许多鲜卑的故事说给太后听,把太后的心情一下子提到的了顶端,杨坚在一旁满意的看着这么融洽的一幕。



    多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个时候,她最爱的母亲与她最爱的女人在一起畅谈,这种一般的人家所能享受到的平凡的幸福,正是他这个做皇帝所享受不到的啊!



    



    “伽罗啊,你的这些故事真是有趣极了,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吶,就多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给我老人家解解乏。”太后满脸笑容的说着,可却只能让伽罗感到心里一阵阵的不愉快,仿佛太假。但是她却只能当做恩情般回道:“伽罗一定常来看太后。”



    



    “不如……哀家叫皇上册封你为公主,你就做哀家的女儿好了。”太后的一句话让杨坚怔住,她知道太后并不是为了同情伽罗才这样的,她是故意要封伽罗为公主,如果伽罗成了公主,那么他们之间便构成了兄妹关系,是不得成亲的,也就是说他便不能封她为妃了,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努力算什么?



    他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把伽罗接进宫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吗?他知道他的母后不允许他的妃子是一个鲜卑的女人,所以自回宫以来他一直没有对太后明说,没想到太后早以看出,并提前开始阻断了伽罗成为他的妃子。他怎能让这种事发生?



    



    “母后。”杨坚一拱手皱眉道,面部表情早已经促就了他的不满。



    



    太后瞥了一眼杨坚装作没看见他那不满的眼神,继续看着伽罗笑道:“不知道伽罗可否愿意做哀家的女儿啊?”



    



    伽罗可看出了此局面的为难,说实话她不想要做杨坚的妃,可是毕竟是自己答应了的,也不能反悔,但是太后的意思摆明了不愿意她成为皇室妃子,笑容满面的说要收她为女,册封公主,也无法拒绝,真是纠结死了。“这……”伽罗迟疑着,悄悄的看了杨坚一眼,不知所谓。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太后的脸色立马便的严谨起来。



    



    “这老婆子搞什么鬼?变脸变的比我翻书还快,明明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意立我为妃,还这样刻意为难,这不是故意不给他自己的儿子面子么?最过分的居然把这选择权交给我,这下子该怎么办嘛?



    古代的男人也真没出息,什么就知道听母亲的,他都成人了唉,好歹还是皇帝啊!没用极了!”伽罗心里偷偷想着,却面不改色。



    



    “伽罗哪儿会不愿意,只是……伽罗真的高攀的上吗?伽罗只是平凡人家的女子,不懂宫里的规矩,怕是无法适应这宫中的生活。”



    



    “那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打算留在宫中?”太后有些探视的问道,她倒要看看伽罗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进了宫哪有不愿留下来享福的?



    



    “我……”伽罗犹豫着,但是并不是贪念着妃子的地位,而是在乎着她没有成为杨坚的妃,那么他还会不会帮她找李昞。



    而这犹豫在太后的眼里确实不舍得离开,口是心非,在她的眼里,女人都是虚伪,爱势力和地位的,想当初她是经过了多少磨难,做了多少坏事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她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女人是可以永远纯洁到底的。



    



    “你这我我我的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想留下来做哀家的女儿还是回归到你的鲜卑?”太后的言下之意是只有这么两条路,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余地。要么给她个公主的名分让她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要不……滚回她的鲜卑去。



    



    伽罗虽然表面上只是迟疑、犹豫、忐忑,不知如何,其实手心手背早已经布满了汗渍,这个太后果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怪不得小豆子说这宫里没有一个女人是省油的灯,原本只把那些女人规定在杨坚的妃子内,没想到这个太后也是那个不容小窥的人物。看来以后的路不好走了。



    



    杨坚终是看不下去,连回话的礼都没行便插口道:“母后,您干嘛逼伽罗做决定呢?”



    



    太后一个凶狠严厉的眼神投过去,有些发怒的口气道:“哀家和伽罗的事你别管,在旁边看着便行了。”



    



    “母后,儿臣实话跟您说吧,朕这次带伽罗进宫就是要封伽罗为妃的,不管母后您愿不愿意,这事是定了。”



    杨坚一甩袖,双手背在了身后,一副不可傲视不肯屈服的样子,这样子把太后到时气的不轻。太后一掌拍在椅榻上蓦地站了起来,“放肆!你还反了?母后的话你是不是也不听了?”太后大声吼了起来。恍然间,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母后,儿臣身为一国之君难道连封个妃的权利都没有吗?”杨坚也丝毫不让步。



    



    “你是皇上要以国家大事为重,怎能日日为儿女私情而误了大事?况且在你身边的女人必须是知识渊博知书达理的名门贵族之女,要是能辅佐你的女人,怎么可以是随便从鲜卑带回来的女人?”



    太后直接了当的说道,气的脸都红了。这么多年来,皇上是她一手养大的,从来没有一次这样子顶撞过自己,没想到,就为了这么个人间的女子竟然敢忤逆她。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力,竟把他的皇儿教成这个样子。



    



    “可是这宫中的妃子们全是母后给朕挑的,对朕来说她们只是装饰后.宫的点缀,朕根本就不爱她们。”



    



    “爱?这皇宫之中有爱吗?母后不也是这么一步步的爬上来的?你父皇的妃何止三千,母后都是踏着那些女人们的尸体来走到今天的。若是真的有爱,这宫中会有那么多冤魂吗?母后会有今天这个地位吗?你能当得了皇上吗?”



    太后的声音逐渐扩大,那股子气和怨回荡在仁寿殿中回旋不断,一个喘不过气,太后气的向后大退一步,坐倒在了椅榻上,全身都瘫了下来。脸色由先前的通红渐渐的变成了苍白。



    



    杨坚见太后倒下,吓了一跳,大呼一声“母后。”冲了去。



    



    太后病了,整个仁寿殿就跟炸了锅似得一片混乱,太医也来诊治过了,并无什么大碍,只是一口气没有提上来,休息几天便可以好了。



    



    伽罗趁着这个时候被杨坚找人送回了瑶光殿,自从回了自己的宫,伽罗的一颗心便怎么也放不下了,总是觉着对不起杨坚对不起太后。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想着,也许自己就是妖孽吧!



    是祸害,自从来了这古代她都数不清自己到底害了多少人了,该怎么办,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现在只想知道李昞的消息,然后找到梦中人所说的黑玉石,赶紧回到自己的世界,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为自己心伤了。



    



    想着伽罗再次从发间取出了李昞送的那个发钗,仔细的看着,虽然没什么复杂的,但是就是精致的让人喜欢,由心的觉得不想遗弃。



    这个大的青翠色珠花比自己的那个黑玉石还要大一点,到时候带到现代去说不定能买更多的钱,伽罗傻傻的笑着,不知是在笑自己现在的想法,还是笑自己的幼稚。李昞送她的东西,她怎么舍得卖掉呢?



    



    夜深了,抬头看着窗外的圆月,似乎没有一丝生气,冷冷的却有些淡淡思念的味道,月亮是她与李昞能同时看到的唯一的东西了吧!看来,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



    



    



    伽罗来了宫里好些天了,都没有机会出去玩,华裳霓裳两个大姑娘天天跟着自己的后面,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监禁了。



    



    杨坚说好了忙完了带自己在宫里四处逛逛的,可是因为太后病了的事情再次耽搁了。伽罗再也熬不下去,叫她那么多天不出门不是要她的命么?上次为了溜出去玩,差点烧了杨坚的寝殿,还把他的奏折全给烧了,这次可不能再玩火了。那怎样才能出去呢?



    



    伽罗单手拖着下巴看着窗外发呆,这是个有待于思考的问题……



    



    忽然看见窗外墙角处有两只螳螂在打架,一时又实在是无聊的紧,伽罗不知哪儿来的兴致,竟跑了出去看虫子。



    



    华裳霓裳见伽罗突然坐了起来就跑了出去,先是疑惑的一愣,然后俩人对视了一眼也快步跟了出去,皇上可是叮嘱过要随时的跟在她的身后保护她的安全,要是出了什么闪失,她们两个小宫女就算赔上了全家的性命也是负担不起的。



    



    在别人眼里,华裳霓裳也许只是普通的宫女,看她俩长得刹是可爱,也就十四岁的样子,但是,她们早在会走路的时候就一直待在隐部里面作为一个女子的部队训练,所以她们俩的武功还是不容小窥的。



    



    伽罗蹲在那两只虫子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只见那两只虫子相互用前肢交缠着对方的身体,伽罗都搞不清楚它们是在打架还是谈情说爱了。



    唉,难道自己就真的无聊到这种程度了?靠看虫子打架来过日子?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可悲哦!不过看着这两只虫子伽罗忽然心生一计,也许能够让自己溜出去玩玩……



    



    奸邪狡诈的微笑渐渐的显露了出来,在伽罗身后的两位宫女哪里知道伽罗心里早已经有了摆脱她们的法子,只是呆呆的看着伽罗傻傻的盯着虫子,很是无聊,却又不敢说出口,虽然伽罗平常并不把她们当作宫女看待,但是毕竟她们心中的奴婢身份早已经根深蒂固,终是不敢有所逾越的。



    



    想到了那个法子,伽罗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刻意的把华裳霓裳两个丫头支去泡茶,然后趁着她们不在的那么一小会时间里找了瑶光殿里的几个小太监不知道在他们耳边说了些什么,之后就从怀里掏出一些珠宝给了他们,随后那几个小太监便离开了。



    



    伽罗一直以为杨坚赐给自己的那些珠宝根本没有用,自己又不能出宫,谁知道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用度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伽罗在屋里待得都有些烦了,也不知道那些个小太监事情到底办成没有……



    



    一上午都过去了,一直到中午吃过饭的时候,事情发生了。



    



    先是一个小宫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说道:“姑娘,你快去看看吧,瑶光殿墙外正有天降祥瑞之象呢!”



    



    伽罗双眉一扬,心中暗喜却表面冷静的问道:“天降祥瑞?什么来的?”伽罗知道这个小宫女在这宫中特别的八卦,有了她的传播,这事不是都传遍了?为了溜出去玩她花了多少代价呦!



    



    “好多的蜜蜂,蜜蜂都……都!”那小宫女一副惊异的样子,想开口说却不知为何张口道不明白。



    



    “蜜蜂又能有什么奇怪的?你不会在这皇宫待了这么久连蜜蜂都没见过?”伽罗咧着嘴笑道,尽量不把自己的那股子兴奋劲表露出来,还得留着继续演戏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