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王爷心头宠:陶艺悍妃_ 第二百七十章 被迫逃亡-

时间:2021-06-28 16: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司与秋小说王爷心头宠:陶艺悍妃 第二百七十章 被迫逃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方知远和元思璃刚一处王府们还没多久,就被一群蒙面刺客给包围了,他们各个身穿黑衣,手拿长剑,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对象。

    难不成这群人你是来刺杀他和元思璃的?方知远心道不妙,立即道:“王妃,不好,我们中计了,那封信根本就是想骗我们出来,你先走,我垫后,你逃脱后,直接往北方走,去找王爷!”

    现在,他不乱,元思璃的心才不会乱,此刻,他只想让元思璃平安离开,把她送到她心爱的男人身边,所以,他现在只能选择与这些黑衣人殊死一搏,为元思璃拖延时间逃走。

    元思璃看着眼前的这一般大批的黑衣人,心里忽然有些乱了,平日里的冷静都没有了,只剩下慌乱和不知所措,她缓缓的蹲在地上兀自哭泣着,此时的她只想平安的去见夜语非一面,证实方知远所说的话,证实他对自己的承诺是真的,哪怕此一去就算是死在了那里,她也在所不惜,但是她此刻不能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将性命葬送在了这里。

    夜语非是安全的,他现在一定是安全的,元思璃在心底暗自坚信着。

    “不,对,我不能死,我要留着这条命在这里等夜语非回来,他走之前答应过我的,他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他!”元思璃忽然站起身来,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坚定说道。

    “王妃,你能这么想最好,我来掩护你,你先逃出去吧!只要你不平安,我对王爷也总算是能有个交代了,你找到王爷之后,告诉他,我方知远这一生做错了许多事,但是唯独跟随他这一件事情没有做错!”方知远急急道。

    “不行,这些话你自己去跟他说,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会放弃你的,王爷也不会放弃你的!”元思璃坚定道,然后还不等方知远反应过来,就直接拉着他向前跑了过去。

    而跟着他们身后的那些蒙面刺客见状,几乎是立即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就追了上去。

    前方不远处正停着一批马,而元思璃刚才也是见到了这匹马,才敢下此决定的,有了这匹马,他们应该可以平安的逃出生天了吧?

    等到元思璃和方知远两人来到了那匹马旁,方知远不由分说的就直接将元思璃抱上马,任凭一路艰辛,他也毫不放手,只是兀自抱着她一路疾驰,往草原深处赶去。

    虽然对于与除了夜语非之外的男人那么的亲近,元思璃的心里有些抗拒,但现在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关头,也由不得她想那么多了。

    只是,方知远带着元思璃刚走,身后的那些蒙面刺客就猛地追了上来。

    而这边,他抱着元思璃一路疾驰,飞奔至高山沟渠,元思璃心里还有些后怕,现在的她只求老天爷能让她和夜语非见上一面,只要能见上一面,弄清楚他是否还活着的真相,她就算是死也甘心了。

    只可惜,她月十八这样祈祷,上天就越是不会给她这种机会。

    此刻,就连防治院内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有多么的担忧。

    “方知远,你说,王爷他……会不会真的出事了?”元思璃坐在方知远的前头,苦苦的说着。

    方知远一咬牙,狠下了心,动了动嘴唇,可最终也还是没有敢回答他的话,而依旧是跨马飞驰,一直到跑到离这里最近的一处高山上躲避着。

    直到马匹一路跑到深山里,方知远这才勒马停下,轻轻的抱着元思璃下马。

    元思璃的瞳孔却仍旧是涣散着的,没有任何起伏,她现在整个身心都是疲惫的,一心只盼望着夜语非能够平安归来。

    她任由方知远抱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简直就像是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大悲大痛一般,最后只徒留一身的疲倦,靠在方知远的怀里,就静静的睡去了,然后就被方知远给抱着进入了山洞休息。

    方知远感叹自己一个粗人,从未照顾过女子,现在对于夜语非所托付的照顾元思璃一事,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以前都是有小清在她身边服侍,哪里又轮得到他一个外人,夜语非这次肯真是害苦他了。

    此番,他十分害怕她忍受不了这山洞的粗鄙,即使他现在小心翼翼的对待她,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当初的那人是怎么看上他的,蓦然想起那人,方知远又在心底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方知远小心翼翼的将昏睡过去的元思璃轻轻的放在一块干燥的大石头上,而后,他又出去抱了些柴草回来,铺在一块空地上,又脱下了自己的衣袍铺在了那柴草上,摸了摸,还是觉得有些太过于生硬,怕元思璃等下肯定是会睡不好,况且她的风寒才刚好,要是又病了话,到时候夜语非要是活着回来的话,得知他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照顾的生病了,估计会杀了自己吧?

    所以,最后他干脆自己躺在下面,将元思璃抱在自己怀中暖着。

    希望元思璃醒来不要怪罪他冒犯之意才好,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此刻,他自己的心里也是乱糟糟的,不知道贤王夜语非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到顶是遇见了怎样的危险,才会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呢?

    而元思璃这一夜睡得断断续续的,梦中呢喃全是对于夜语非受伤的惊恐,额头上冷汗直流,还说着断断续续的梦话,一直在喊着夜语非的名字。

    “夜语非,你不要离开我,你回来好不好?”她挥舞着手臂胡乱的抓着。

    方知远心疼的紧紧的抱着她,为什么这些心地善良的女子总是要承受这么多流离失所的困苦,她本该生活在贤靖王府里,和夜语非一起生活的好好的,幸福无忧的,可这一切为什么到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都是太子夜寒风那个混蛋,都是他害了王爷与王妃,还有那心狠手辣的玲妃,想到这里,他的手指就不自觉的握紧,不敢放松,心里满是对那些人的恨意。

    这厢,天空还未蒙蒙亮,元思璃便醒来了。

    方知远照顾了做噩梦的她整整一夜,直到现在,才稍稍得空,微微闭上眼睛,睡了一会儿。

    元思璃醒来后,竟然发现自己正睡在方知远的身上,惊恐万分,她慌乱之中想要推开方知远,怎奈何方知远的双手如同螃蟹的钳子一样将她抱得很紧,搂着她纹丝不动的,奈何她力气太小,根本就推不开。

    元思璃挣扎的时候,方知远便就被吵醒了,他这一夜来,一直不敢睡得太熟,梦中都是十分警醒的,生怕太子夜寒风的忍耐会找到这里来,将元思璃给抓回去以此来威胁夜语非。

    所以,此刻,他也很快就意识到了元思璃已经醒了,方知远怕摔到她,只能慢慢的放手,让她径直起身,离他远远的,中间化开的距离,像是他们之间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一般,令方知远心里隐隐作痛。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元思璃怒不可遏,一边起身,一边瞪着他,她心里完全没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方知远平日里明明对她是中规中矩的,怎么夜语非一离开他就?难不成这一年多里,是他看错他了吗?

    “因为王妃你一直在发抖说梦话,我因为顾念你身子才刚好,便斗胆做了此事,还望王妃原谅!”方知远恳切答道。

    元思璃这才知道是你自己误会他了,赶忙回道:“既是如此,那方才是我误会你,我向你道歉!”

    “无碍,只要你王妃平安就行,这也算是小生尽职尽责的完成了王爷交代给我的任务。哦,王妃,你饿了吧,我出去给你打些野鸡回来烤着吃,山洞简陋,真是委屈王妃你了,你在这里乖乖待着,不要乱跑,山上有野兽,不安全,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方知远一边起身,一边说着。

    说完,便将自己已经被弄皱的衣袍又重新铺好在地,不管元思璃怎么说无碍,但他都要照顾好他,他想他的衣袍还是可以供她做一方休息的床榻。

    “那……谢谢放大人你了!”元思璃笑道。

    而后,也不想再开口说话了,而是兀自将脸别到一边去,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和阵痛中。

    方知远对此都懂得,夜语非此时是生是死她都不知道,当然是会伤心了,此时只有自己陪在她身边,她不朝自己发泄,已经算是很好了,自己就不要再逼着她坚强了,不过,倘若她在这样一个人闷着,只怕也是会闷坏了身子,所以接下来,无论她怎么冷冰冰的对待自己,他都不会选择跟她发脾气的。这也算是还了当年对那人的债了吧?

    只是,方知远正要出门的时候,忽然有一名衣着破烂的侍卫跌跌撞撞的一路跑到了他们所在的避难的山洞里。

    方知远立即就认出了他,正是贤靖王府里守门的侍卫,只是,他此番不是应该跟夜语非一起深陷困境了吗?又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