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奉打更人_ 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个男人回来了-

时间:2021-06-18 12: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卖报小郎君小说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个男人回来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许玲月也不是非要弄清楚慕南栀的身份,只是这个突然混进许府,而后又被带到皇宫的“长辈”,表现出大家闺秀都望尘莫及的矜贵和傲气。

    她明明那么普通,为什么却那么自信。

    许玲月当然也好奇啊。

    反正她待在家里挺闲的,替父亲和大哥二哥做做袍子、靴子,看看书,便没什么事儿可以做了。

    以前家里还有一个小豆丁会缠着她,自打幼妹去了南疆,家里就清净了许多。

    偶尔会看看人宗的道书,研究一下人宗的心法,当初许七安入江湖时,她为应对母亲的“逼婚”,借着大哥的名头,顺利拜入人宗,成为灵宝观的记名弟子,随着一位坤道修行。

    她当时问过大哥的,大哥同意了。

    闲着没事,就喜欢找点事儿做,恰好这个叫慕南栀的女人就来了。

    “慕姨,我陪你一起去吧。”

    许玲月随之起身,柔声道:

    “凤栖宫在何处,你未必知晓,我来过皇宫一次,可以为你带路。。”

    慕南栀摆摆手:“不必,我自己去。”

    她心说,老娘当初在后宫混的时候,你这个丫头片子还没出生呢。

    许玲月提醒道:

    “那您千万不要冒犯太后呀。”

    慕南栀又摆摆手,边说边往外走:

    “不用你操心。”

    她心说,老娘十四岁就压的太后黯然失色,我还怕这个老女人?

    许玲月望着慕南栀的背影,陷入沉思。

    过了半刻钟,婶婶从后院出来,怀里抱着一盆袖珍竹,娇艳的脸上布满笑容。

    “咦,你慕姨呢。”

    婶婶正要和好姐姐分享这盆漂亮喜人的竹子,左顾右盼,没看到人。

    “去凤栖宫找太后麻烦了。”

    许玲月柔弱的语气说道。

    婶婶闻言一惊,连忙把怀里的竹子放在石桌上,急道:

    “找太后麻烦?她一个民女,去招惹太后,这不是嫌命长了吗。”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

    “娘,慕姨是傻子吗?”

    婶婶一愣,嗔道:

    “瞧你这话说得,你才是傻子,和铃音半斤八两。”

    她指头戳了一下许玲月。

    许玲月一脸委屈的说:

    “既然不是傻子,那慕姨心里自然有底,娘你没发现吗,慕姨对皇宫熟悉的很,那些乱七八糟的官名,什么掌印太监秉笔太监,张口就来。

    “我要没猜错,她要么是皇室宗亲,要么是后宫妃嫔。”

    “真的假的?”婶婶张大嘴巴,一脸质疑:

    “她要是后宫嫔妃,或皇亲国戚的,她来我们家作甚,你这蠢丫头,就知道胡思乱想。”

    蠢丫头许玲月叹息一声,失去了和母亲讨论的兴趣,单手托腮,望着袖珍竹发呆。

    婶婶道:

    “娘去凤栖宫看看,不能让你慕姨得罪太后,娘现在知道了,原来太后也不敢得罪娘的。”

    说着,看了一眼女儿清丽脱俗的脸蛋,眼睛又大又亮,五官立体,樱桃小嘴,皮肤细腻白嫩,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等气候转暖,娘就给你挑一挑如意郎君,你该成亲了。”她说。

    “哎呀,娘你快走吧,慢了,你的好姐姐就要被太后伺死了。”许玲月不耐烦道。

    “帮娘把竹子放到花圃里,晒晒太阳。”婶婶迈着急促步伐,裙裾飞扬的出了院子。

    许玲月托腮,眯起灵气四溢的眸子。

    听到大哥和临安公主的婚事,反应这么激烈,这位慕姨不管是后宫嫔妃还是皇室宗亲,与大哥关系都绝非一般。

    “又一个.........”

    许玲月叹息一声,秋波流转的眸子,看向身前的袖珍竹。

    她轻轻挥舞袖子,一股清风拖着盆栽,稳当当的飘过十几米的距离,落入花圃。

    说起来,她近来学会了驱使物品,但她不知道这算什么水准,毕竟已经很久没去灵宝观了,都是自己一个人根据人宗心法瞎捉摸。

    道门七品——食气!

    ...........

    皇宫很大,大到婶婶走的气喘吁吁,走出一身细汗才赶到凤栖宫。

    她很轻易就进了后宫,没有人拦着,一来她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后宫之人谁敢得罪?二来后宫是男人的禁地,却不是女人的。

    三来,自从女帝登基,后宫就变的不那么重要。

    虽说仍不许男子进入,但这里已经变成太妃们的养老之地。

    刚到凤栖宫门口,婶婶看见慕南栀掐着腰,雄赳赳气昂昂的出来,一副打胜仗的小母鸡模样。

    “玲月说你来凤栖宫了。”

    婶婶迎上去,关切道:

    “没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我来这里,就跟回家了一样,上官当年不是我对手,现在依然不是我对手。”慕南栀哼哼唧唧两声。

    她是来找太后退婚的,太后不同意,一个气焰跋扈自信无敌的花神,一个无欲则刚油盐不进的太后,于是吵了起来,相互阴阳怪气冷嘲热讽。

    最后是慕南栀赢了。

    花神和女人撕逼就没输过,手串一摘,垫着脚点就能把天底下的女人压服。

    再加上游历江湖期间学来的粗鄙之语,可把太后气的不轻。

    慕南栀说完,猛的发现自己得意忘形了,说漏嘴,连忙看向婶婶。

    婶婶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上官是谁?”

    她完全没察觉出来嘛........慕南栀放心了,心里升起相逢恨晚的感觉,觉得婶婶是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

    “没事,我们回去吧。”慕南栀拉着婶婶往回走。

    她脸上笑容渐渐消失,一脸郁闷。

    虽然吵架吵赢了,目的却没有达到,太后并未同意退婚,当然她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权力,根本左右不了太后的决定。

    等许宁宴回来再说..........花神暗暗下决定,刚走出没多远,迎面看见穿帝王常服的怀庆,乘坐大撵,缓缓而来。

    “陛下!”

    婶婶是很有规矩的贵妇,连忙行礼。

    怀庆脸色柔和的颔首,“嗯”了一声,接着,冷冰冰的看一眼花神。

    后者还了她一个白眼。

    双方擦身而过,怀庆乘坐大撵进入凤栖宫,在宫女搀扶下,她下了大撵,不需宦官通报,一路进了屋,看见太后脸色铁青的坐在案边,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她不是死在北境了吗。”

    见到女儿到来,太后大声质问。

    “母后这是吃了火药桶?”

    怀庆心知肚明,却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淡淡道:

    “她并没有死在北境,跟着许七安回京了,成了许七安的外室。”

    女帝轻描淡写一句话,给花神盖棺定论。

    太后虽然早已料到,听女儿证实后,仍觉得荒诞不羁,难以置信。

    慕南栀比她小许多,但也比许七安年长十七八岁,他居然把慕南栀金屋藏娇养在外头,眼里可有礼义廉耻?

    太后心里抵触的另一个原因是,慕南栀也曾是元景后宫里的妃子,是和她一个辈分的人,而许七安在太后眼里,是子女辈。

    这就让人很难受。

    “所以,母后退婚便是了。”怀庆图穷匕见。

    “为什么要退婚!”太后淡淡道:

    “姓许的私德有亏,但既然和临安两情相悦,总好过把她交给不爱之人。再说,当今大奉,有谁比他更配得上临安。”

    怀庆脸色微微一沉,语气冷了几分,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临安是母后所出。”

    太后语气同样冷淡:

    “她是纯粹之人,比你讨喜。”

    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她希望有情人能终成眷属,仅仅是看着,她就很满足了,仿佛因此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怀庆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

    “朕不是个纯粹之人,所以就算现在很不开心,也还是要把一件事告诉你!”

    太后看着她。

    怀庆淡淡道:

    “昨日,魏公复生了,他捐躯之前便已经为自己想好了退路,五个月来,许七安一直在想办法搜集材料,炼制法器,召回他的魂魄。

    “他暂时不会来见你,他说,希望能轻轻松松的来见你,而非像当年一样,背负着国仇家恨。”

    说完,怀庆转身离去。

    太后愣愣的坐在案边,脸上没有表情,两行泪水无声的滑过脸颊,无止无休。

    ...........

    一支浩浩荡荡的重骑兵,穿过禹州边界,进入了青州。

    南宫倩柔没有急着赶路,吩咐队伍换上云州旗帜后,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南推进。

    重骑兵无法长途奔袭,缓行才能持久。

    但南宫倩柔吩咐队伍减速的目的,仍然不是为了节省战马体力,而是在等人。

    “南宫将军,此去云州,路途遥远啊。我们行军速度缓慢,不如换走水路吧。”

    经验丰富的副将快马加鞭,赶上南宫倩柔,与他并驾齐驱。

    以重骑兵的速度,青州到云州,少说也得半个月的路程。

    在从云州边界到白帝城,又得三五天。

    这还不算攻下白帝城的时间。

    南宫倩柔淡淡道:

    “不急,慢慢走着。”

    副将欲言又止,最终选择相信南宫倩柔,相信魏公。

    南宫倩柔不再说话,边走边审视四周环境,自进入青州后,一路行来,人烟绝迹。

    只是五个月的时间,中原竟变的如此萧条凄惨,即使性子有些凉薄的南宫倩柔,内心也感慨万千。

    晌午时分,缓行中的重骑兵,忽然察觉到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而来。

    南宫倩柔抬起头,眯着眼,并不慌张,反而嘴角微微翘起。

    庞大的御风舟在重骑军前方降落,船舷边缘站着七人,其中一人背对苍生。

    南宫倩柔望着脸色冷峻,缺乏表情的某人,笑道:

    “好久不见!”

    杨砚微微颔首。

    副将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惊喜道:

    “原来您是在等帮手。”

    南宫倩柔挑了挑嘴角:

    “你能想到的纰漏,魏公会想不到?”

    只要重骑兵离开那座废弃军镇,被超过三个的旁人看见,屏蔽天机之术自解,这时,义父就会记起自己留下的是一支重骑兵。

    以义父的智慧,只要记起重骑军,那么计划中的所有纰漏,他都会在脑海中填充、弥补。

    比如缺乏攻城武器,比如缓慢的行军速度等等。

    南宫倩柔跟了魏渊这么多年,对魏渊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杨千幻负手而立,背对重骑军,淡淡道:

    “一万人,得分三次运载,预计明日黄昏前,抵达云州,不过,我们要去的不是白帝城。”

    南宫倩柔皱眉道:

    “不是白帝城?”

    他已经从怀庆的侍卫长那里得知,五百年前那一脉,入冬时,便在白帝城称帝。

    杨砚不是个爱说话的人,看了一眼身边的陈婴,后者笑呵呵道:

    “云州不可能有超凡强者,且大军主力北上伐奉,留下的守军即使不少,也不会太多。他们肯定有防备釜底抽薪的手段,那么,以云州的情况来说,会是什么手段?”

    南宫倩柔略一沉吟,恍然道:

    “藏在山里,据险关,依地势,便可抵挡十倍于己的兵力。”

    他望着陈婴,啧啧道:

    “你这小子的脑子还挺管用的。”

    陈婴咧嘴:

    “是魏公留下的锦囊里说的,我不需要动脑子,魏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当初讨伐靖山城,不就这样嘛,反正从没输过。”

    他说着,拍一拍船舷,笑道:

    “杨千幻负责找人,我们乘这件法器直接空降,一举端了叛军老巢。”

    杨千幻顺势道:

    “手邀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休要废话,速速上来。”

    他语气有些急切,恨不得立刻凯旋,然后督促翰林院的史官,把这场战役写进大奉史书里。

    名字都想好了:

    《许虽嚣狂,亡许必幻——杨千幻终结云州叛乱》

    许既可以是许平峰,也可以是许七安,一词双义。

    ............

    翌日,京城。

    天蒙蒙亮,冷风吹在脸上,已不如半个月前那么寒冷。

    文武百官在鼓声里,穿过午门,过金水桥,按照官职于官场、台阶立定,诸公则进了金銮殿。

    女帝并未让诸公久等,很快,穿着龙袍,头戴冠冕,气质威严冷艳,在太监的搀扶下,缓缓登上御座。

    正常奏对后,怀庆凤目微眯,望着殿内诸公,道:

    “昨日,朕已命杨恭等人撤离雍州,退守京城,布防之事,就有劳众爱卿协同了。”

    她语气清冷,语调缓慢,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听在诸公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一瞬间,心里涌起的恐慌和愤怒几乎要将他们吞没。

    愤怒于女帝独断专行,刚愎自用。

    退守京城?

    可京城要是保不住呢!

    偌大的雍州,说让就让?

    这不是资敌吗!

    “陛下岂可如此糊涂?”首辅钱青书又惊又怒:

    “数万将士以命相搏,才守住雍州,才拼光敌人精锐,岂能拱手相让叛军。”

    “陛下是想让五百年前的旧事重演吗。”激进的人说话要重一些。

    “糊涂,糊涂啊!”职业喷子给事中则不留情面,怒斥道:

    “陛下是要将祖宗基业拱手让人吗!陛下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险些就要骂出昏君、女流之辈果然不堪大用这类的话。

    不怪诸公心态炸裂,因为敌人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以往云州叛军气势汹汹,打完青州打雍州,诸公们腹有诗书气自华,个个都有静气。

    可这是因为青州也好雍州也罢,毕竟还没到京城啊。

    而现在,退无可退,京城一破,全部玩完,已经关乎到切身利益、生命安危。

    也有部分人是恼怒怀庆做事不商量,这么重要的决定居然独断专行,祸国!

    “众卿稍安勿躁!”

    女帝清亮如潭的眼睛里,很好的藏着戏谑,之所以事先隐瞒,便是为了让京城百官破釜沉舟,这样才能凝聚人心,凝聚财力物力。

    当然,前提是要让文武百官看到胜利的希望。

    否则就是玩火自焚了。

    殿内,喧哗声稍稍停歇。

    诸公依旧满脸愤懑,或惶恐,或担忧,觉悟不高些的,已经开始思索着将来大势已去,以什么样的姿势投敌。

    女帝淡淡道:

    “朕要引荐一位故人给诸公。”

    “引荐”和“故人”是自相矛盾的词汇,让诸公有些不解。

    女帝望向金銮殿大门,高声道:

    “宣,魏渊!”

    诸公霍然回首,看见青冥的天色里,一袭青衣迈过高高门槛,他两鬓斑白,双眸里蕴含着岁月沉淀出的沧桑。

    他走过这一条长长的地毯,就像走过一段漫长时光,重新来到诸公面前。

    这个男人,回来了!

    ..........

    PS: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作者应该不算是合法公民,因为他们无法享受国家的法定节假日(狗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